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我色姐姐的丝袜诱惑

今天要说我的这位表姐是我姨妈家的姐姐。姨妈家有两个孩子,因为大姐比我大好多差不多有二十多岁,故此不提,主要是提一提这位二姐小云姐。小云姐比我大10岁。从小模样就好,乖巧可爱,我的几个姨妈和舅舅都特别喜欢她,因为姨妈家没有男孩,所以我就深得姨妈和姨夫的喜爱,我的这位小云姐也特别喜欢我,从小就带我玩。现在我回想起来,发现我从小就对女孩的脚有特殊的迷恋,现在叫恋足,小时候小云姐经常在我面前晃着她的一双小脚,问我「姐的脚好看吗」,我就会傻傻的回答「好看」。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一般男孩都会对自己家的女人们产生性幻想,小云姐也不例外的成为我的性幻想对象之一,但是也就只是幻想,没有机会付诸实际。等我上初中的时候小云姐结婚了,和她的高中同学,姐夫对小云姐也特别好,家境也不错,好像是开厂子的,挺有钱。谁都为我的小云姐找到这样的一个归宿而高兴的时候,姐夫在结婚两年的时候,孩子宝贝儿子刚才出生的时候,因公殉职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措手不及,小云姐也一天天的憔悴下去,本以为这么一个弱女子会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就连姐夫的父母也对表姐说,然她在找一个,毕竟还年轻。但是表姐回绝了,说要自己把孩子抚养长大,也是给姐夫一个交代。

本来我不会与这位坚强的表姐有任何的交际了,性幻想也就存在于性幻想了,但是事情该发生了还是发生了。就在我大学毕业那年开始。

我大四那年顺利的进入到家乡的电视台,期初还没毕业按实习待遇。因为家里单位有点远,我就开始吵吵的要在单位边上租房子,但是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怕我没有管教了。这时候表姐和姨妈就提出让我去表姐家住。表姐住的是姨妈之前的房子,就在我单位边上,步行去单位不到十分钟。父母当然高兴了,说有表姐看着我,我肯定干不出什么坏事来。其实我也高兴,又能亲近我的小云姐了。所以我一口答应了,两天之内就半从大学寝室搬到了表姐家。

在这里我要先介绍一下我的小云姐。虽然已经是孩子妈妈了,但是毕竟结婚早,我搬进去的时候才三十刚出头,小外甥也刚刚念小学一二年级(我实在记不清了)。小云姐身高差不多有165左右,皮肤有点黑,但是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光滑。身材特别好,虽然是孩子妈妈,但是身材跟没结婚的小姑娘有一拼。因为长期在银行工作,气质也很好。

之前说了表姐家是姨妈之前的房子,是一大家子人一起住的大房子,三居室,因为表姐的境遇,姨妈就把房子给了表姐——小云姐。小云姐自己住一间主卧,小外甥自己一间,我来了就自然住另外一件比较大的。期初我还担心会给小云姐添麻烦,但是小云姐从小就喜欢我,我来她自然高兴,小外甥也更是高兴了,总算有人能陪他玩了,还有小云姐的意思是我能随时辅导外甥的功课,尤其是写作。

打破平静内心的一天

日子一天天的过,我与小云姐也相安无事!但是有一天却改变了我的内心平衡。

我记得十一假期刚过,我也顺利的转正(但是合同没下)。接着我的工作量也加重,需要写的稿子和要做的片子也越来越多。领导开恩,允许我可以在家完成,我就顺理成章的不用去单位,在家安静的创作了。

记得那天,我在家写稿子,小云姐上班去了,外甥也上学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有写作经验的人会有这样的体会,写作遇到瓶颈的时候,是怎么想也写不出来的。于是我就放弃了写,翻开自己珍藏的岛国爱情动作片看,也算是解解闷了。那时我正处在性生活的空档期,没有一个性伴侣,只能靠这些片子打发。之前我说了我是一个十足的恋足者,所以我存的片子多数都是丝袜和足交的居多。看了一会自己身体有点燥热,我就起身找水喝,经过小云姐的房间,(小云姐对我从来没有避讳,我自己在家的时候,她的房间从来是不关门的)她的房间是主卧,而且还有一个大阳台,我突然发现阳台的晾衣架上晾着几双丝袜和内衣。我的目光直接落在丝袜上。我在这里介绍一下小云姐,她在银行工作,天天都穿制服,高跟鞋当然少不了丝袜了。肉色的黑色的,长的、短的不少。

当我看到,小云姐的丝袜在那里随风摆动,就像是信号旗在那里朝我招手一般!我当时心里就想,我怎么就忽略了小云姐了呢!因为是性生活的空档期,加上刚看过岛国动作片,下体瞬间撑起了帐篷,我也身不由己的朝那几双丝袜走过去!咽了一下口水,伸出我的那双罪恶的手,拿下了晾在晾衣架上的丝袜。我先拿下一双肉色短丝袜,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但是因为是洗过的都是洗衣液的味道,但是也不错了!我的下体已经快爆炸了!我又拿起一双连裤黑丝袜,还有点水没全干。那这这两双丝袜,我也没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在小云姐的床上,一边讲短丝袜含在嘴里,一边拿着黑色的连裤袜套在已经青筋暴露的阳具上,使劲的套弄,而脑子里也不由自主的幻想折和小云姐云雨的情景,一会马眼有点麻麻的,我赶紧将黑色连裤袜退下来,生怕精液射在丝袜上,单腿跪在地板上,使劲的套弄,临射的时候嘴里还低吼这小云姐的名字,射了一地!

事后赶紧我没有失去理智,赶紧打扫战场,擦地板开窗户放放味道,然后检查丝袜,黑色连裤袜上面有点阳具分泌的液体不多,短肉色丝袜上有我的口水,赶紧拿到洗手间洗了!因为黑色连裤袜本身就是湿的,简单的用水冲下就好了,肉色短丝袜洗完了也很快就能干。最好善后工作之后,我继续回到房间写作。晚上小云姐回来,啥也没有发现。

从那以后,我只要单独在家,就会找机会拿出小云姐的丝袜,好好的爽一翻。随着天气的一天天的转凉,小云姐的丝袜也消失了,变成了棉袜,我是很不喜欢棉袜的。有一天我就趁着我独自在家的时候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找姐姐的丝袜,最后让我发现了,原来在我的房间衣柜里。有人会问我,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这里要交代一下。小云姐家是姨妈的老房子——三居室,也延续了姨妈之前住时候的装修风格,就是主卧没有衣橱,衣橱就在我现在住的这个房间。所以小云姐将入冬不能穿的丝袜也就顺理成章的在我的房间里的衣橱里,当然肯定是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收拾进去的。

自从找到这一大盒子各式各样的丝袜之后,我就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兴奋得不得了,当天就拿出一双丝袜疯狂的自慰,但是还是不敢射在丝袜里,临射的时候把阳具拔出来,射在地板上。有些时候我也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拿出姐姐的丝袜,躺在床上,幻想着小云姐跟我做爱的场景自慰,有些时候也会射在丝袜里。最后我都会在没人的时候自己洗干净,拿吹风机吹干,放放味,再放到盒子里。我的这些举动从来就没有被小云姐发现。

这期间我也看了不少关于乱伦的文章,加上那时候我已经和我堂姐有了乱伦的事实,只不过没有走到最后做爱的一步,所以和自己的姐姐发生特殊关系,已经在我的生活中变成了常态,而小云姐也就顺理成章的进入了我的猎艳范围,每天也幻想这有朝一日和小云姐来那么一场抛弃伦理的疯狂性爱。

等到事情真的到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些时候,小说里写的那些,什么那某某的丝袜或者内衣自慰,被发现了,最后发生了乱伦性爱;或者上面的精液被发现了,随之也发生了乱伦性爱,我觉得这些都只能是出现在小说里,现实中不会那么富有戏剧性的。我也一直在等待着,在等待中欲望就更强烈。

表姐你做我模特吧

这段时间,我又恢复到了之前风流快活的日子,通过工作之便,认识了不少模特,参加节目的选手,从中我也发掘了几个半固定的炮友,没事在她们身上发泄我的兽欲,每次和她们滚床单的时候就会想起小云姐。正当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或者说是如何对小云姐暗示的时候,一件小事帮了我的忙。

还是那一年,已经入冬,一纸聘用合同到了我的手上,从毕业入职,到半年后正式下合同,我算是有了梦寐以求的编制了。高兴之余,老爸老妈也送了我一件我一直想要的礼物,单反相机。虽然是佳能的单反入门机型500D,但是在当时大部分人还是使用数码卡片机的时代,我这个小单反属实风光了一下小。业余生活我就没事拿出去拍一拍风景、街景什么的,好不快活,偶尔也学学色情网站上和我的那些床友拍一些云雨的照片。

已经是寒假了(我已经不能再拥有寒假了,但是小外甥有),而我小云姐的故事就开始在这个寒假。小外甥照例回他的爷爷奶奶那里过寒假,家里就剩下我和小云姐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天天鬼混到深夜,平时我俩基本上都不怎么说话,原因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天天在家里打腹稿,而小云姐看我不支声她也不好和我说些什么!

记得有一天,周末。我头一天玩到很晚,所以起床也就很晚,快中午了才起床。是小云姐叫我起床的,叫我吃中午饭。吃饭的时候小云姐说:「老弟一会求你一件事。」

我说:「啥事啊?」

小云姐:「我新买了一件大衣,你帮我拍几张照片呗!发到空间里。」(当时还没有微信朋友圈,微博之类的,只有qq的空间)我当时没多想一口就答应了。快速的吃完中午饭,小云姐进屋换衣服,我调试相机。一会小云姐把房屋门打开了,叫我进去拍照。小云姐买了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里面她自己配了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下面穿一条紧身的黑色羊绒裤,白棉袜。期初我照了几张,感觉不是很好。就说:「姐,你有靴子吗?穿上吧!要不高贵的大衣,露这白袜脚不太好看!」

小云姐招办了,穿上她也是新买不就的高筒靴,这下有了感觉,我一连照了好几十张。事后小云姐审查一下,还夸我照得好。我自然要夸我自己一翻,毕竟我是专业的啊!我突然脑子里闪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我可以用拍照作为我的借口,一点点的完成我的罪恶的想法。

我鼓起勇气对小云姐说:「要不小云姐你做我的模特吧!」

小云姐:「为啥啊?」

我说:「毕竟我之前都拍风景的,照人还是新手,姐你形象气质都挺好的,就当帮弟弟个忙,做我的模特。」

小云姐爽快的就答应了,她还不知道我内心的邪恶想法。

从那以后,只要我俩都有时间,我就给她照相。姐姐有什么新衣服也找我给她照。我这个人有点小火慢工的意思,有可能是性格使然,凡是不急于求成,就连我和的堂姐也是酝酿了那么多年才一步步的发展的,但是那也是我少不更事时的冲动,现在是两个成年人,所以要想促成乱伦之事,还得一步步慢慢来。

进一步的发展,还是从脚开始

这段时间,其实也就俩礼拜吧!我俩照了不少像。有室内的也有室外的。小云姐也夸我照人像的功夫越来越好。

一天,吃过晚饭,我又提出来照相了。但是我提出来要照她工作装的。小云姐很顺从的进屋,半个小时后叫我进屋。只看小云姐穿着一身她们银行黑色专业西装,下面是一条西装裤,脚上穿一双盖脚面的黑色高跟皮鞋。虽然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但是不能急于说出自己的要求。先勉强的照了几张。随后我借口不太好看,要求姐姐找一双漏脚面的,穿上丝袜。小云姐也没多合计,跑到我的房间(之前说了,她过季的衣服和袜子都在我房间的大衣柜里)一会照我的要求穿上一双肉色的丝袜,和瓢鞋进屋。我让小云姐保持各种姿势(小云姐在我的调教之下,也学会了白各种半专业的姿势配合我照相)。

先拍了几张比较正经的,随后我动手将小云姐的一只高跟鞋不完全脱掉,而是让她用脚尖挑着鞋,翘着二郎腿,看着这撩人的姿势,我蹲在那里照相,下体明显肿胀了很多。随后又拖下高跟鞋,丝袜脚全暴漏在我的面前,姐姐躺在沙发上,这样我还能偷偷的拍几张足底。通过镜头,看着小云姐的肉色丝袜脚,就在我的面前,青色的血管在肉色丝袜的衬托下,若隐若现,那种感觉甚是美貌。说真的我真想冲过去,抱着小云姐的脚舔个够,然后将小云姐按倒就在沙发上操了她,但是我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我的冲动。毕竟还不知道小云姐的意思,这一切都很突然,我真怕出点什么事不好!我一直对自己说,这是现实,不是那些乱论小说里写的那样。一步步的来,不着急。有人会说我是慢性子,但是我的慢性子往往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收获。

而这个收获就在我给小云姐明目张胆的照脚差不多一个礼拜之后。那天是周末,我早就准备好今天给小云姐照丝袜脚了。没有什么啰嗦照完了。那天姐姐穿的是灰色的连裤袜,照的时候,我经常暗地里深呼吸,因为实在是太迷人了,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一直压抑这自己的感觉,实在不易啊!

等照完了,小云姐突然问我「你怎么老爱照我的脚啊?」

「谁让姐姐脚好看呢!好看的我都照!」因为小云姐问得突然,我赶紧找个理由搪塞。

「我看看你之前给我照的吧!」小云姐吩咐我(因为之前给她照的都给她看了,近期有脚的就没怎么让她看)「好啊!」我当时就在想,不管了就今天吧!我察言观色,只要小云姐给我机会说出来,我就说吃来,豁出去了。

其实我能有这个想法也是几天前我和小云姐的一次谈话影响的。那是一次吃晚饭,我和小云姐已经不像以前不怎么说话了,什么都聊,聊工作,聊单位的同事。

「我看你最近工作挺累的吧?」小云姐关心的问。

「还行吧!也不是很累,大小伙子不能说累。」我一边吃一边回答。

「工作多,以后就少玩点。天天那么晚回家干啥啊?」

「年轻人呗。」

「有女朋友没?」小云姐问。

「没有」其实我说的是实话,我那些女的根本就不算是女朋友,只能算是炮友。

「小小年纪,别一天到晚就想没用的事。」小云姐开始说教起我来了。

「啥事啊?」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我隐约感觉小云姐在说我的私生活。

「别以为我不知道,上回给你洗裤子,兜里掉出来一个那玩意的包装袋」小云姐说。(我知道是说我用过的避孕套外包装,小云姐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你现在小不在乎,等上了年纪就知道了,不知道爱惜身体,还有找个好女朋友,姨和姨夫等着你赶紧结婚抱孙子呢」

「我懂了,我是成年了。再说了现在成年人哪有几个安分守己的啊!」我回答「对了,姐。姐夫走这么长时间了没有人追你吗?」

小云姐等我问完这话,神情有点落寞「谁能追我啊!姐岁数大了,还有你外甥。现在的男人都愿意找小的。」

「那…」我刚要问你不想吗?但是我没有问出口,毕竟我认为的时机还没有到。

好了扯了几句闲话,作为铺垫,现在进入正题。

就因为上述对话,我打定主意,就在今天。我带小云姐进我的房间,打开电脑,调出标记有小云姐的文件夹。里面全是给小云姐照的照片,是正常的。在小云姐文件夹里还有一个子文件夹,名字是绝密,我给打开了,里面就是给小云姐照的脚的照片。

「臭小子,还真照了我这么多脚的照片啊!多恶心啊!」小云姐有点责怪我。

「一点也不啊!你看你的脚,37码的不大不小正好(偷偷看过她的鞋码)而且不胖不瘦的,脚趾还这么齐。多好看啊!」我大加赞美之词。我一边说一边翻看着照片。小云姐肉色的、黑色的、还有几双灰色的丝袜脚在电脑屏幕上一一展现,脚底,脚背,全景展现,还有几张大特写,连丝袜纹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我之前在我家保姆身上使用的那一招来。

「姐,你不懂。这叫局部模特拍照,现在可火了。」然后我把电脑里隐藏的恋足照片给小云姐看,期初还是一些比较正常的丝袜脚的照片给姐姐看,毕竟是自己家人还是有顾虑的。

「小弟,你不会是恋足癖吧?」小云姐突然开口问我,一下子让我措手不及的。

「姐,你怎么知道的有这词的?」

「我可是过来人什么不知道啊?在新闻上,网上还有我们单位那帮老娘们嘴里不都能听到吗!之前你给我照相照脚我就有点怀疑了。小弟,你可别像新闻里说的那样,当街要人袜子,偷袜子什么的啊!」

「那种变态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我还有洁癖呢!」我赶紧辩解。

「你拿过我的袜子没?」小云姐突然问。

「没有绝对没有。」我矢口否认,这点绝对不能让小云姐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要是承认了,会是什么结果。

「那还行」

「姐,那你知道了我恋足,你还让我拍吗?」我有点顾虑的问。因为小云姐点破我实在是让我措手不及,我也有点害怕这么早被发现,以后怎么进行我的计划啊!赶紧战战兢兢的问姐姐,这个照相可是我俩静距离接触的关键啊。

「没啥不可以的。你只要不做变态的事就行」小云姐爽快的答应了。「其实我挺好奇的,恋足的人要人家袜子干啥啊?你这么干过吗?」小云姐出于好奇问。

就这机会来了。

「我给你看看吧!」我赶紧将电脑里另外一个存有舔脚和足交的图片文件夹点开。「有时候他们都干这个。」豁出去了。

「不嫌臭啊!」小云姐看着舔脚的照片说「你也这样?」

「他们我不知道,我是嫌弃的,我有洁癖」我点着图片,一点点的画面的色情程度逐渐升级,足交的图片出现了。

「这都是什么啊?不看了。」小云姐有点不高兴了。我准备下手了,死就死了。

「姐再照几张吧!你今天既然都知道了我的秘密,姐姐你还允许我继续拍,那今天再给我拍几张吧!」

「真拿你没办法。」小云姐笑着说。「怎么照?」

「姐你拖鞋上床吧!」因为刚才小云姐一直是坐在我床边跟我聊天的。

小云姐也没多想,拖鞋上床。我拿着相机,这回就明目张胆的拍她的灰色丝袜脚,因为本人喜欢足底,就没完没了的拍足底,时不时的还用手碰触她的脚,摆造型,还不时的挠一下小云姐的脚心,惹得她大笑。我这么做的时紧张的是口干舌燥的。因为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一点点的卸下小云姐的心理防线,为了一会下手。

后来,我开始有意的抚摸着小云姐的脚。到现在当回忆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有一些激动呢!随后我拿着相机跪在小云姐脚边,而我的眼睛也不从取景器里看小云姐的脚,而是直视着她的脚。

「我记得小时候,你还问过我你的脚好看吗?从那时候起我就特别喜欢姐你的脚。你看你的脚不胖不瘦的,脚趾还挺齐的,脚底没有任何的老茧,真是完美。」我一口气说出来了,然后我将小云姐的脚,相叠的放在一起,其实那时候能这么做没有任何的用意,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意想不到,这样的话,我要是做一些过格的举动,她不会马上抽回自己的脚。

「脚多脏啊?」小云姐说

我又把鼻子凑上前闻了一下「你看还一点味道都没有,多干净啊!姐你的脚最干净了。」说完这话,空气是静止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会知道彼此会干些什么。

「今天就不拍了,回房间了。」小云姐要抽回自己的脚。

我那哪能放过啊,好不容易来的机会,一把抓住她的脚「就这个姿势,别动,最美了,再拍几张。」我赶紧拿相机装模作样的拍几张,而我明显感觉小云姐有点顾虑了。拍了几张之后,我突然问了一句「姐,我想亲你的脚。」我问完这话就想狠狠的打自己俩耳光,这话简直就是废话,这么问谁会同意啊?这不是明摆着我要强奸你,你同意吗?

「不行,我俩是姐弟,这么做不合适。」不出意料的小云姐反对了。

我死死的抓住她的脚,又把之前的那些话说了一大遍。还保证只亲她的脚,不会做其他别的过分举动,我不记得求了能有多长时间。也可能是小云姐自己那么多年了,也需要一些刺激吧,最后她同意了,并跟我说就只能亲,不能做其他,也让我别多想别的,就这一次。一次就一次,我的想法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会有其他的发生。

得到了小云姐的默许,我慢慢的凑近了她的脚。轻轻的在她的脚掌部位吻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小云姐的脚颤抖了一下,接着我把小云姐的每个脚趾都亲了一遍。然后伸出舌头,在我梦寐以求的脚上,轻轻的舔着。脚掌,脚跟,脚趾每一处都细细的舔着,生怕落下一处地方。

「姐,我舔你什么感觉?」

「有点痒」小云姐说话变得轻声轻气的了「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会舔脚」舔脚两个字,她说得更轻了。

我接着舔,捧起一直脚细细的舔,还用牙齿在脚跟和脚掌肉肉的地方,轻轻的咬,还将小云姐的脚趾含在我的嘴里,她的丝袜基本上已经被我舔湿了,到处都是我的口水。我用余光看小云姐的时候,她明显闭上了眼睛,胸部因为呼吸急促,一起一伏的,她也在享受我的服务。

当我沿着脚跟往上舔的时候,她制止了我「今天就到这吧!」

我也懂得见好就收的含义,不能做的过分,不然真的就没得玩了。我只好放下小云姐的脚「谢谢姐。以后还能让我照吗?」我不放心的问。

「我想想吧!今天的事不准跟任何人说知道吗?」小云姐临走的时候嘱咐我。

我回应了一句之后小云姐离开了我的房间。刚才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在她回房间之后,我狠狠的手淫了一把,把压抑依旧的精液统统的射了出来。

本以为有了第一次就有会第二次,可是第二天起来,小云姐有意无意的在躲着我。就连我跟她说要拍照,她都说没时间。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了,生气我当时为什么那么冲动,也生气为什么我不继续做一些别的,更生气的是,既然让我舔了,为什么有阻止我,这不是玩我吗?

那段时间,我和小云姐开始了一段时间的冷战,心情的低落可想而知。我当时没有任何的办法,也找不到任何的借口去和她说话。心情的低落,工作也就出错,这是常理。于是我开始了疯狂的举动(不是你们想想的那种对她强行进行一些事)而是找朋友喝酒,喝大酒。天天醉醺醺的回家。而这种举动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记得过了能有两个礼拜了,日子已经进了腊月,快过年了。这天是周日,前一天晚上和同事出去喝酒到很晚,中午才起来,起来的时候看见小云姐已经把中午饭做好了。

「赶紧把饭吃了,要不胃受不了。」小云姐这是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和我主动说话。我答应了一声坐下来,静静的吃饭,不是不想和她说话,只是头真的很疼。因为喝的多,胃不太舒服,没吃几口就不吃了。起身刚要走。姐姐把我拦住了。

「你昨天喝多少啊?」小云姐问我。

「不知道了,没数」我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才多大啊就学会喝大酒了?你不要身体了?」因为从小就疼我,小云姐又开始关心我了「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吗?工作不顺利?」我心理话说你不是明知故问吗?还把工作扯出来了。

「是有点」我还是那种态度回答。

「工作怎么了?」

「提不起精神来?」

「怎么了?」

得了既然到这里了我就痛痛快快的说吧「还不是因为姐姐你吗?上回舔你的脚之后你就躲着我,连拍照都不让了,我就害怕姐姐以后不搭理我了,心里有心事,工作就做不好,让领导骂,只能借酒消愁了。」

「你啊,说你什么好呢?这么大了还是像个孩子似的。我只是有点乱而已,以后别这么玩命的喝酒了,工作也好好做,知道吗?这工作来的不容易。」小云姐说。

「那你就是同意了?同意我照相了?」我顺势就问。

「拿你没办法。」小云姐也被我气乐了。

「那就现在吧!」我赶忙进屋拿相机,也不顾自己头疼的厉害了。

又能照小云姐的脚了,我真的很高兴,这回各种角度照了好多,因为小云姐已经知道我恋足的隐私了,我也不避讳,中途还让她换了一双我比较中意的黑色丝袜,虽然是兴奋,但是因为宿醉的缘故,有时候一起身还会头晕眼花。可是这跟小云姐的脚比起来,那就不是事。

当我再一次的捧起她的丝袜脚的时候,我又问「能亲一下吗?」,问完我又自己跟自己较劲,怎么又没记性,生怕姐姐不同意,这一切又都白费了。

「真是败给你了,记住下回别问我。」小云姐也是无奈,但是这句话就是默许我了,接着她又对我说「保密。」

「我一定保密的。」我赶忙做发誓的姿势。

我就像得到了冲锋号的士兵一样,捧起小云姐的黑丝脚,伸出舌头,开始舔起来。熟悉的味道,久违的触感,一股脑的随着我的舌头,我的嘴传遍我的全身。因为太喜欢姐姐的脚了,有好几次我都是发疯般的舔舐,还有就是轻咬,闹得小云姐发痒,向我求饶,我还将自己的脸埋进小云姐两只脚掌里,来回的摩擦,而她只有静静的看着我这么做。

后来舔累了,我俩都停下来,我明显看到小云姐呼吸有些急促。还是那句话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俩就各回各的房间。

因为宿醉,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梦中,我梦到了和姐姐足交,做爱。

足交只是起点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要舔小云姐的脚,因为快过春节了,我俩都没有了休息日。但是每天舔脚是必不可少的,就像是学生每天的作业,企业员工每天的例行打卡一样。这样的舔脚持续了一个多礼拜,在这期间我和小云姐的感情也增进了不少。她还问了我不少关于恋足的问题,期初我给她解释的时候还是点到为止的,到后来我就有目的的勾引她,怎么具体怎么说,同时还给她看了不少岛国的恋足片给她看,尤其是足交的片子,有好几次我给她看足交片的时候,就暗示她给我做足交,小云姐就语重心长的跟我说,我俩是姐弟,舔脚已经超越了这层关系,这是底线,不能破之类的话。我全当这话是耳旁风,因为我有经验(和我堂姐也是经历过这些的)看足交的片子,起初小云姐还是不太适应的。但是,足交片一般都不会单纯的足交,都会有一些口交和做爱的镜头,每当看到这些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小云姐呼吸有点急促,也会尽快的让我关掉视频。我感觉进一步发展的时机到了。

然后我腊月二十八就回家了,因为要回家过年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没有寒假的春节,也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一个春节。那时候还是腊月二十九半天假,大年三十开始休息七天的春节长假安排,我们单位只要是将春节的工作提前做出来,就可以提前回家。临走的时候,小云姐还在上班,我给她打个电话说我回家过年了,在电话中,我能听出小云姐有些失落,毕竟自己一个人吧!我真想早点回来陪姐姐。

我们几个刚到单位的年轻人,被要求和老同志们抽签春节假期期间值班,我抽到了初五那天上午,所谓值班就是一个部门出一个人,在办公室呆三个小时左右,等下午接班的人来了就可以回家了。起初我还是不太愿意的,但是没想到这次抽签,让我终身难忘。

因为是我工作的第一个春节,全家都很高兴。又是串门,又是请客的几天好不热闹,当然还去了姨妈家,见到小云姐的时候我俩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尴尬。妈妈当然要谢谢姨妈和小云姐对我的照顾,说我给她添麻烦了。小云姐也说了我不少好话,说我工作认真什么的,还教我小外甥功课。记得在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桌子底下用脚去碰小云姐的脚,她不好意思的狠狠的踩了我一脚,用眼睛白了一下。在饭桌上我有意无意的提出我初五要回去值班,言外之意就是个小云姐听的,意思是「那天我有可能会去。」

到了大年初五那天,我早早的回到办公室和同事们侃大山,时间过得也挺快,感觉不到一会就到了接班的时间。同事们相约去喝酒,我说我家里有聚会就走了。临出门我给小云姐打个电话,得到的信息就是小云姐这天也在家,我真的是高兴坏了,赶紧快速的来到了小云姐家。

这天小云姐在家休息,没去姨妈家,也没去姐夫的爸妈家,就让小外甥在爷爷奶奶家呆着吧!我能理解,毕竟姐夫已经走了,她也不太想回去,睹物思人吧!再次看到小云姐,虽然才隔了几天,但是还是很激动的,聊了一会之后,我根本就没有任何预兆的,捧起小云姐的脚开始舔,因为之前我俩已经舔过无数次了。

「看你猴急的样子」小云姐被我这突然的举动惊着了,但是也没有拒绝我。

「想死弟弟了。」我一边舔一边说。因为没有提前做伏笔,小云姐在家穿得很随便,穿的是棉袜,我不太喜欢棉袜,但是也对付了。舔了一会,我说「姐你换丝袜吧!」小云姐戳了我头一下,就去我的房间换丝袜,我跟在后面,因为比较着急,她就直接换的肉色短丝袜。

刚换上,我就迫不及待的舔。好几天了没舔姐姐的脚了,真的很想,我用尽了我能想象到的各种舔脚方式,疯狂的把小云姐的脚舔个够,袜子都湿了。小云姐也有一些动情了,轻声的呻吟回应我。

我当时觉得该有所突破了,再不突破我真就是傻子了。我在舔一只脚的时候,我拿起小云姐的另外一只脚,放在了我裤裆上,那的yin茎已经完全勃起,小云姐的脚踩上去,真的好舒服,有可能是她太过于专注我舔她脚,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自己也有些动情了,根本就没反对我这样做。

看到这些我激动的,把外裤脱掉,里面就一个层保暖衬裤,勃起的yin茎把内裤撑起好大的帐篷。当我要把保暖衬裤和内裤一起脱掉的时候,小云姐看到了「你想干嘛啊?」

「姐姐,我憋得好难受,我想射出去。」我央求道。

「不行,咱俩不是说好的吗?」小云姐厉声说。

「姐姐我真的好难受,舔脚这么亲密的事情我们都做了,你就给我做足交吧!你看它已经快爆炸了。」我故意将yin茎漏出来,让小云姐看。我明显感觉小云姐为之一振,但是理智还是占上风的,一直在拒绝我。我也没招数了,继续舔姐姐,一边央求,一边将剩下的裤子拖到膝盖处,抓住她另外的一只脚按在了yin茎上面,用我手的力道,来回的蹭我的yin茎。

「好吧,你别这么弄了,我脚别着不舒服。」小云姐这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她同意了,也是哪有女的会经得起这样的挑逗还不投降的。

得到了小云姐的允许,我赶紧快速的将裤子全部脱掉,跳上床,分开腿。抓住小云姐的两只脚,按在我的yin茎上。期初小云姐还不得足交的章法,虽然看过不少片了,但是毕竟第一次做,还是会有一些紧张,全是我手把手的教她。开始不会用力道,还会把我弄疼,还跟我说了几声对不起呢。到最后小云姐的两只脚,夹住我的yin经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是要飞上天了,肉色的丝袜,迷人的脚,心仪已久的小云姐在为我足交,这一切不是在做梦就在眼前。房间里没有其他的声音,只有丝袜摩擦yin茎和yin毛产生的沙沙声,还有我的喘息声。由于太过激动了,我感觉我的龟头开始发麻,我知道我要射了,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上挺,呼吸也急促了,小云姐好像感觉我要射了,也加紧了速度。我低吼了一声,射了好多,飞溅的精液喷到了小云姐的袜子上,裤子上,床上。

「射了这么多?」小云姐也很惊讶。

「好久没射了呗。」我一边喘气一边说。

「好了舒服了吧!」小云姐踹了我一脚说「袜子是废了。不能要了。」

「别不要了?洗洗还能用啊?不行就给我。」

「给你做什么?」

「我手淫用。」已经到这一步了,还有啥可避讳的。

「少来了,多脏啊。不卫生。」

「那姐你以后还给我做吧!」我乘胜追击的请求。

「行了知道了,到时候看你的表现了。」小云姐的话让我倍感惊讶,还以为会进行一次艰苦卓绝的斗争呢,没想到这么痛快。高兴的要求吻她,但是被拒绝了,我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适可而止,毕竟有了这一步就不会担心下一步的实施。

我俩躺在床上聊天,在聊天期间我一直的抚摸的姐姐的脚。她也给我讲了很多的大道理。什么不能出去乱搞之类的,年轻要注意安全。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天就黑了,我要去和同学聚会,而小云姐也要和大姐(之前说的小云姐的亲姐姐,我的大表姐)汇朋友,晚上要回姨妈家住,我俩就此别过。回家的路上我有好几次都激动的笑出来了。

做爱,最后的一层窗户纸

足交做了,这就像是大河决口一发不可收拾。等放假回来,离小外甥回家还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我几乎天天要求小云姐给我做足交,我的精液射在了她好些袜子上。我也在小云姐的脚上,实验着各种足交的花样,而小云姐也因为窗户纸的捅破,凡是都顺从我的要求。我也拍了不少和小云姐的足交照片,当然应小云姐的要求不要露脸。可惜那个笔记本的硬盘坏了,大量视频和照片都没有了。

这期间我俩还接吻了。我记得是一次足交的时候,半天不射。小云姐主动要用手给我射出来,我要求接吻,这样刺激多一点,射得能快一点。这些都是我和别的女人身上得到的经验。我俩半跪在床上,嘴唇一点点的贴在一起,已经有了接吻经验的我,不像和我堂姐那时候那般生涩。主动的用舌头撬开了小云姐的嘴,和她的舌头搅在一起。最后我是躺在床上,小云姐侧卧在我身边,一边和我接吻,一边帮我手淫。最后射出来的时候,由于过分激动,我还咬着小云姐的下嘴唇。直到小云姐喊疼我才松口。小云姐还骂我是属狗的。

这段时间,我俩就像是情侣或者说夫妻一般,临下班打电话问我想吃什么给我做,我也有时候会问她想吃什么我带回去等等。回家就是接吻,足交。

有人会问了,为什么不继续,或者趁着机会直接来个本垒打。第一,我这是和我的亲戚乱伦,毕竟在男女之间还隔了一层亲情,需要循序渐进,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才不会出事。不能像其他乱伦小说里说的那样,一点小事就能做爱什么的,凭借我的经验那些都太假了;第二,和我个人有关,我在这方面比较慎重,喜欢两情相悦,看过《我和我堂姐》的文章的就会知道。

开学了,小外甥也回来了。我俩之前天天做的事情就不能那么顺利的进行了。偶尔在小外甥睡觉的时候,我俩也会清热一会。但是小云姐都会害怕小外甥听到。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天气转暖了。我的工作又开始忙了起来,回家的时间又开始不固定了,而和小云姐的激情时刻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过了。我记得是4月份吧,我被单位拍去外地出差,一走就是大半个月。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经常给小云姐发信息,说想她,她也回说想我了。我俩在短信里还调情之类的。当时我就暗下决心,回去就把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和我堂姐做爱也是在两年以后的事情了,我当时乱伦做爱的小云姐是第一个)出差的日子是很难熬的,日子还得一天天的过。到了回家的日子了,我还是先回的自己家,这是传统吧!回家修整了一两天,我真想马上回到小云姐身边。

我永远记得这一天,那是周日,我给小云姐打电话,说要回去了。毕竟明天就是周一了,提前回去家里人也不会起疑心的。电话那端听出姐姐还是很高兴的,说要吃啥给我做。我可不管吃什么?我要吃你啊姐姐(当时的心理想法)等回到小云姐家是下午,小外甥在我姨妈家,周一由姨夫送上学。到家小云姐给我做了几个菜,破例的还跟我喝了点酒。吃饭期间,我说的最多的就是想小云姐了,想她的脚了,憋了好久之类的话。小云姐也问我没在外面瞎搞吧!我说没有心里只有小云姐。

吃完饭,我说我想足交了,我要求姐姐换一双黑色的连裤袜。小云姐还骂我色狼,但是还是很顺从的换上了。我俩进了她的房间,这种感觉我真的好喜欢,心照不宣,小云姐明白我想要的。但是她不清楚我想要的可不是足交这么简单了,我想要的是做爱。

因为已经没有避讳了,小云姐换上连裤丝袜的时候,是没穿裙子一类遮挡物的,丝袜里面就一条内裤,透过丝袜我看得真真切切。我默不作声的褪去我的裤子,只穿了一件半袖T恤。先是照例的舔脚,然后躺在床上,小云姐给我足交,但是做到一半的时候,我起身不让她给我做了。「怎么了?」小云姐不知道什么情况的问我。

「我还想多玩一会。」我一边舔她的脚,一边说。

这次舔脚是有目的的,我一点点的朝上舔,小腿,大腿。当我要舔她下面的时候,小云姐用手死死地挡住她的yin部。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我亲戚乱伦做爱,还不能硬来,只能作罢。然后我压在小云姐的身上,和她接吻。这次接吻我明显感觉小云姐也动情了,因为她主动的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我的手不时的摸着她的胸部,我的勃起的yin茎隔着丝袜和内裤摩擦着她的yin部,这样的刺激,小云姐也有了反应,不时的扭动她的身体,当我用手去摸她的下体的时候,小云姐的心理防线还没完全打消,死死的抓住我的手,就是不让我动。嘴里一个劲的说「不行,不行,我俩是姐弟,你给我起来」之类的话。没办法采取别的方案吧!

开始舔她的耳朵,我发现很多人的耳朵是及其敏感的,小云姐也不例外。也是因为小云姐真的是好久没有男人的缘故,她开始了呻吟,期初是小声的和喘息没有任何区别的,到了最后开始放开了声音。

「别弄了,弟弟,我给你用脚射出来吧!」我记得小云姐一个劲的用这句话求我。

「姐你就给我吧!我想你,我想和你做爱。」其实到了这一步按照常理是不应该在求的,但是我的色胆,在亲情的yin影下,还是有点小。

这么一来二去的,搞了差不多十来分钟了,我感觉小云姐的腿开得有点大了,我顺势把手伸进小云姐的丝袜里,隔着内裤抠她的下体,其实小云姐下面已经湿了,内裤是真丝的那种,已经被小云姐流出的水打透了,小云姐的心理防线我猜也差不多完全没打消了,于是我把手伸进了内裤里,伸进了小云姐的yin道里,里面汪洋一片,抠了几下,小云姐的呻吟声又一次抬高了几个分贝,时机到了。

我褪去小云姐的袜子和内裤,这时候的小云姐还有点理智,说啥都不让我全部脱掉,我只能将连裤袜连同内裤脱到大腿中部,抬起她的双腿,将我早就坚硬无比的yin茎插进去了,说实话这是我第二次没带套做爱,第一次是和我那个保姆。温暖,潮湿,感觉不能和其他女人相比,因为她们根本就比不了我的小云姐。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才走到这一步。当我插进去的时候,小云姐也叹了一口气,她的心理防线彻底放下了。

我抽插着,小云姐在我身下扭动着,女人还是女人,起初怎么防备,一到最后的防线被攻破,那么什么都好办了。因为刚才迫不得已袜子和内裤没有全脱,现在小云姐也彻底的被我征服了,我拔出yin茎,将她的丝袜和内裤全脱掉,继续插进去。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我俩的呼吸和呻吟声。小云姐好久没有做爱了,呻吟也变成了闷吼。我也是有日子没做爱了,加上乱伦带给我的刺激,做了几分钟,就把持不住了,大喊一声,把积压已久的精液射进了小云姐的yin道里。

完事之后我压在小云姐的身上,喘着粗气,她的脸红红的。不像其他乱伦小说里写的,做完爱之后,女方哭泣说该怎么办之类的话。小云姐没有,她只是埋怨我为什么射进去。

我问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没想过吗?没和别人做过吗?

小云姐说其实几年前有过一个男人,也做过。但是那个男人只想着和她做爱,没有别的。这种关系就维持了几个月就完事了,从那以后就没有了。她还跟我说,其实给我舔脚的时候给我做足交的时候她就想过会和我发生到这一步,只不过真的到这一步了,她还是不太适应。听到这里我真后悔,为啥不早点捅破窗户纸呢?原来小云姐已经做好了准备的。
缓了一段时间后,我又有了感觉,这一次,我俩的前戏做的很充分,做爱也没有第一次那种牵绊。那一晚上我俩又做了两次。每一次小云姐都很投入,她还告诉我,不用担心怀孕的事,第二天,她买药吃。那我就放心了,干得也很卖力,小云姐也高潮不断。

在我俩之间的窗户纸已经完全的捅破了,什么牵绊都没有了。只要我俩在家,条件允许,我俩就做爱。小外甥在家的时候,她就悄悄的来我房间给我做足交。房间的每个角落,都留下我俩做爱的痕迹,只不过再做爱的时候,我都戴套的。我还给她买了好多性感的丝袜,她也学会了口交。

这样我和小云姐的乱伦关系维系了一年多。直到家里给我买了房子,有了属于我自己的空间。我俩还经常做爱。小云姐对我说,我应该找个女朋友,不应该把经历都放在她身上,我找女朋友了,她也会理解我的。说实话我跟她发生乱伦关系,也是出于荷尔蒙在作祟,其他的我也没想过。等我搬到自己的新房子的时候,我俩的见面的次数少了,做爱的机会也就少了。直到后来我有了女朋友,我俩的乱伦关系才停止。(在和小云姐乱伦的期间我在外面也不老实,只不过她们都不是我的女朋友,只是炮友,在《回忆》系列中会提及)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家,我的爱人。但是心里还有一个小位置是留给小云姐的。

上一篇:结了婚的初中同学 下一篇:爱的凝结(序―4)